主页 > 联系我们 >

信贷刺激效果有限

时间:2019-04-07 09:2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通缩是日本经济面临的长期问题,2008年金融危机、2009年开始的欧债危机使得日本经济遭受打击,而2011年日本地震及福岛核电站事件则进一步加剧了日本经济的压力。2010年起日央行加码了本世纪以来几乎从未退出过的QE,但通缩却一直持续。2013年接任日央行行长的黑田东彦,开启质化宽松(QQE),并不断扩大基础货币规模,受此影响,日本经济与通胀增速都有所好转。
但好景不长,2015年日本通胀再次回到负值区间,离2%的目标越来越远。受此影响,日央行于2016年1月29日将政策利率降为-0.1%,超出了市场对“重回零利率”的预期(此前为+0.1%)。为了控制实际影响范围,日央行创造了所谓“三级利率体系”:将商业银行在日央行的存款分为三类,分别施以+0.1%,0.0%和-0.1%的利率,其中零利率对应类别会每3个月调整一次,以保持负利率影响到的资金相对稳定。
由于日本央行在2016年9月又实施了收益率曲线控制(Yield Curve Control)的货币政策创新工具,导致此后负利率对于日本通胀的刺激效果更加难以衡量,16年9月之后日本信贷、汇率的好转,大概率与新货币政策工具有关。故下述对于日本负利率政策效果的分析,时间段集中在2016年1月至2016年9月。
为达到刺激通胀的目标,负利率的中介目标之一是刺激信贷,而金融机构则是重要的贷款发放主体。日央行的负利率实施后,虽然通胀回升仍然遥遥无期,但日本国债收益率大幅下降,曲线迅速平坦化,压低了金融机构的利润。另一方面,日本国内银行存贷款利率虽然均有下降,但由于存款利率受到零利率的约束,绝对下降幅度(0.03个百分点)远小于贷款利率下降幅度(0.2个百分点),使得银行盈利能力大幅下降,贷款意愿无明显提升。
从信贷刺激效果来看,虽然自负利率实施后,日本新增贷款和贴现平均利率有明显下降,16年1月至16年9月共下降约0.23个百分点,但日本国内银行贷款增速在此期间却保持在5.5%的水平,并未看到明显增加的贷款发放。究其原因,主要受到企业主体的拖累。日本国内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和贴现余额同比增速从16年1月3.5%下降至16年8月的2.1%。
日本国内银行对企业贷款增速下降从金融机构贷款态度也可得到印证,金融机构贷款态度虽然在负利率实施初期有所好转,但在实施后期态度变差,负利率并未让金融机构贷款意愿有明显提升。另外,从企业部门来看,负利率实施后,日本企业财务状况虽然持续改善,但所处商业环境却有所恶化,企业经营活动持续下行,直到2016年下半年才逐渐有所改善,受此影响,日本采矿业和制造业产出也并未有明显改善。
负利率实施后,日本国内银行对个人贷款的发放有明显增长,且主要刺激了住房抵押贷款的增长,消费贷款增速反而有所下降。从居民消费来看,在负利率实施后存款利率下降的情况下,日本家庭平均储蓄率仍维持在20%的水平,且有缓慢上升趋势,这主要由于在通缩预期的环境下,居民更倾向于储蓄以增加未来的消费,这也导致了消费者信心的不足。而从住房贷款来看,负利率的实施直接带动了住房抵押贷款利率的下降,刺激了房地产市场,新建公寓和二手公寓成交量均有较大幅度提升,使得家庭住房贷款增速明显回升。
从金融机构贷款投放、企业投资意愿以及居民消费信心来看,负利率的刺激并未使其有明显好转,在实体经济融资需求走弱的情况下,流动性脱实向虚,走向资本市场。对于日本来说,主要流入了房地产市场,2016年1月至9月,日本实际房价指数持续走高,住宅价格指数增速大幅反弹。而出于对日本经济前景的担忧,日本股市在负利率实施后,并未停止下跌趋势,直至16年下半年才触底反弹。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