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联系我们 >

负利率政策效果评价

时间:2019-04-07 09:4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负利率另一中介目标则是降低本币汇率,增强出口竞争力。而对于日本来说,在负利率实施后,日元不降反升,美元兑日元由2016年1月的121下降至8月的100,而与此同时,日本出口有所回暖,增速持续上升。日元汇率与出口的背离是由于日元的避险属性所导致的。由于日本实施负利率超过市场预期,引发对日本经济前景的担忧,对日本股市形成利空的同时,多数投资者同时做多日元,导致日元升值。而在全球需求逐渐回暖的大背景下,日本出口逐步走高,推动日本经济温和复苏,投资者对于日本的经济预期也逐渐转向,使得日元于2016年三季度逐步贬值,之后日本出口进一步增长。
从实施负利率的两个影响渠道来看,信贷刺激效果有限,流动性脱实入虚,本币汇率不降反升,但出口却因全球需求企稳而有所上涨。由于负利率实施的两个中介目标(信贷、汇率)并未达到预期,其对通胀的刺激效果也十分有限,直至今日,日本通胀也仅达到1%的水平,远低于其2%的目标。此外,由于在实施负利率的同时,QQE并未停止,而同年9月又实施收益率曲线控制的新型货币工具,所以负利率对于信贷的刺激效果并不好直接衡量。总体来看,负利率对于刺激通胀和稳定经济的作用十分有限。
从负利率实施的历史经验来看,结果不尽如人意。首先从刺激信贷的角度来看,对于负债供给端商业银行来讲,由于负利率对存贷款利率下降幅度存在一定的不对称性,会导致银行的盈利水平下降,而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银行不良贷款率高企,进一步限制其贷款意愿。从需求端来看,负利率的实施并未促进企业投资以及居民消费的意愿。对企业来讲,一方面由于“未来融资愈发容易”预期的形成,大量企业选择推迟融资,控制借贷成本,另一方面由于对经济的悲观预期,企业经济活力不足,造成了企业借贷需求并未明显增长。对居民来讲,在通缩预期下,未来商品价格会更便宜,居民倾向于储蓄以增加未来消费,导致消费意愿不高。
信贷供需两侧的限制导致大量投放的货币回流至央行表内。其次,从降低本币汇率的角度来看,由于欧元区无此目标,仅从日本的经验来看,日元汇率不降反升,但出口却因全球需求企稳而有所上涨。实质上,负利率也并未通过降低本币汇率,增加出口竞争力进而扩大外需。最后,从稳定通胀目标的角度来看,负利率的实施让市场加重了经济悲观和通胀紧缩预期,需求进一步收缩。欧元区在负利率实施两年半后才达到2%的通胀目标,而日本通胀至今仅为1%的水平,仍未达到其2%的通胀目标。
而最新的研究,则认为负利率的政策效果会好于历史经验。目前,美联储立场才稍稍转鸽,加息还未完全偃旗息鼓,有关“负利率”的讨论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登场了。先是旧金山联储在2月初发布的报告中称,在金融危机引发的大衰退时期,美国如果采用负利率,可以减轻经济衰退的深度,并加速复苏。次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发表有关负利率的文章,支招如何让负利率更有效地发挥作用,提出建立一个电子货币和纸币的双重货币体系。这种方法可以弥补在负利率环境下,人们选择把钱从银行取出藏在床垫下的“漏洞”,从而将货币政策完全从零利率下限中解放出来。
在当前的货币政策研究框架体系下,负利率的主要评判还是“负面效应”大于“正面效应”,但问题是大量负利率研究出现的时期还是主要集中在08年金融危机的末期,无论学者和官员都寄希望于伴随危机结束,各国能够将基准利率调回08年之前的水平(即所谓的货币政策正常化),然而十年过去了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假如全球性经济危机又至,那么除了美国,其他大量发达市场可能不得不选择常态化的负利率政策。而新兴市场还有一定区间的安全垫,届时全球“准/半负利率时代”可能成为一个选项。下一轮经济周期,全球经济大概率步入“低通胀、缓增长”的新阶段,如何使用更有效的货币政策(包括负利率政策)是未来各国货币当局和学界都将面临的重要课题。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